您好,欢迎来到低碳世界网!

  • “环保双子”迷雾重重

  • 更新:2018-01-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本网编辑

摘要: 环保行业“双子星”神雾环保(300156。SZ)和神雾节能(000820。SZ),曾在2017年7月10日和14日联袂跌停,市值合计蒸发超57亿元。

  环保行业“双子星”神雾环保(300156。SZ)和神雾节能(000820。SZ),曾在2017年7月10日和14日联袂跌停,市值合计蒸发超57亿元。

  经历6个月的漫长停牌后,2017年12月28日,两家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神雾集团的重大资产重组“仍在商讨、论证过程中”。

  2017年9月以来,神雾环保在深交所互动易回复,“胜沃一期项目已基本完成”,“港原三期项目基本完工”,“石家庄化工项目处于设计和施工阶段”,神雾节能也称“金川一期运行良好”,“沙钢二期筹划中”。

  2017年12月29日,神雾环保还牵手澳大利亚上市公司Tian Poh(TPO)资源有限公司,推进煤转气项目(coal to gas)战略合作。据公告,神雾环保将提供项目有关的工程、采购及建筑服务,Tian Poh则提供蒙古的Nuurst煤矿资源,双方将合作设立专门实体共同建设工厂及相关基础设施,其中TPO持股81%,神雾公司持股19%。

  股价遭遇闪崩,重组进展仍显迷雾,似乎并不妨碍神雾系推进在手项目。

  重组“猜想”

  尽管未明确重组方案,但神雾集团或将在集团层面引入央企合作伙伴的信息,在机构圈子频频流转。

  2017年12月28日,神雾环保还公告称,将与中铝宁夏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作开发“乙炔加氢制乙烯”工艺。

  耐人寻味的是,神雾环保在公告中提到,未来可能考虑定向增发引入新股东,将优先邀约中铝宁夏能源集团及地方政府投资平台作为增发对象。

  1月5日,一位长期关注神雾环保的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神雾两家公司停牌6个月了,也听到一些关于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传言,还是看复牌后的情况”,其表示,“如果真的是央企入驻, 无论在信用还是融资方面,都会给其较大优势。”

  其同时强调,“看好今年环保行业的发展,一些工业领域的升级改造,会有万亿级市场,特别是市政相关的工程”。

  另一位环保行业的券商分析师也称,暂时不方便评论,等待公司复牌后再做分析。

  2018年1月5日下午,涉及上述合作传言的一家央企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尚不清楚是否与神雾环保展开合作,其称,公司目前有60万吨/年的煤制烯烃项目,预计产生10亿元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定位“大环保”产业综合战略的神雾环保,还通过参股碳排放权交易中心、金融租赁公司,挖掘节能低碳、水处理、固废综合利用等环保领域的潜在机会。

  早在2016年,神雾集团入股湖北碳排放权交易所,成为国内非国有上市企业进军碳交易的先行者,2017年8月,其与中科招商联合发起“中科神雾环保产业投资基金”,一期规模150亿元。

  2017年9月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李云贵、副总经理杨立平等一行8人访问神雾集团,11月10日,双方在含油污泥热解和渤海湾稠油热力开采等多个方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此外,在上市公司层面,神雾环保携手了多家高校。

  最新消息是,其正和天津大学推进针状焦技术研发合作,并积极参与煤焦油加氢项目。

  早在2016年12月3日,神雾环保和浙江大学、天津大学、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新疆建设兵团第七师等在杭州启动“低阶煤高值转化制备基础化工原料关键技术及应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

  彼时,谢克昌、舒兴田、欧阳平凯、陈建峰、陈芬儿、王玉忠等多位两院院士出席了会议。

  “双子星”前世今生

  神雾系“双子星”的底气并非空穴来风。

  以神雾环保为例,自2014年7月14日至停牌前的2017年7月14日,其股价(复权后)涨幅达236。7%,区间日均总市值达175亿元;在此期间,上证指数、深证成指涨幅分别为57。42%和44。69%。

  在其第二轮大跌后的首个交易日(2017年7月17日)至今,上证指数涨幅仅为5。25%,而深证成指仅上涨8。77%,申万菱信中证环保产业基准2017年7月17日至今,涨幅4。49%。

  “妖艳”的股价背后,是其亮丽的业绩数据。

  2016年神雾环保营收31。25亿元,净利润7。0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7%和289%。2017年1-9月,神雾环保实现营收33。72亿元,净利润6。81亿元,分别保持50%以上的增长。

  回溯2014年5月15日,神雾集团通过间接受让天立环保原控股股东王利品持有的571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79%),成为天立环保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为神雾环保创始人吴道洪。此后, “天立环保”更名为“神雾环保”。

  主营“乙炔化工”、“水环境综合治理”、“炼油与化工”和“特色装置”四大板块的神雾环保称,核心技术在于自主产权的蓄热式电石生产工艺,通过绝氧热解,产生电石、合成气及人造石油等,并由电石制备的乙炔与来自合成气的氢气进行反应,制造出被称为“化工之母”的乙烯,形成“煤炭-电石-乙炔-乙烯”的产业链。

  神雾环保创始人吴道洪还被媒体称为“高炉魔术师”,他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称,在能源转换效率上,煤气化工艺和乙炔法煤化工新工艺都接近80%以上,但煤气化仅仅获得了合成气,是最初级的化工原料,所有终端产品尚需进一步的复杂合成才能获得,新工艺同时获得了合成气、石油天然气和乙炔,不仅有初级原料,还有更高级的油气、乙炔等原料,三种产品按热值占比分别为24%、38%和38%。

  在回复投资者疑问时,神雾环保还指出,“和石油法及煤制烯烃相比,其乙炔法制造乙烯大约可节省成本约600-1000元,如加上副产的乙二醇,则折算的节约幅度更大。”

  1月5日,上海一家私募公司老总非常看好神雾环保的业务前景,“神雾法乙炔新工艺本质在于通过蓄热式旋转炉生产出电石所需的类兰炭,通过封闭式高温热送进电石炉,显著降低了生产能耗,同时副产的焦油和热解氢气,一方面可以作为产品,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工艺气源,能灵活地提供后续合成工艺,如乙烯或者天然气。”其指出,蓄热式旋转炉应用于煤裂解,煤的裂解温度在1000度左右,工业上属于中温炉,同其他为了提高煤的转化效率的高温高压煤化工技术相比,因该炉体的材质要求简单,设备投资成本完全可以通过低价格的中低阶原料煤和节能效益以及副产品回收”。

  无独有偶,前身为江苏省冶金设计院的神雾系另一家公司神雾节能,也获得2017年前三季度3。04亿元的净利润,同比增幅102。81%。

  就在11月21日,其公告称,已在金川年处理80万吨铜尾弃渣综合利用项目中得到应用的“蓄热式转底炉处理铜冶炼渣回收铁、锌技术与装备”入选了工信部《国家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先进适用技术装备目录》。

  质疑如影随形

  在叶檀财经发布的文章中,是否通过关联方交易实现业绩爆发,成为质疑神雾系的焦点。

  神雾环保以工程总承包(“EPC”)、合同能源管理(“EMC”)为主要模式,截至2017年三季度,33亿元总营收中,应收账款比例高达18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神雾环保前五大客户销售额中关联方销售额占其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57。93%。

  其第一大客户乌海神雾(原乌海洪远)成立于2015年9月,注册资本5。92亿元,曾为神雾环保全资子公司。

  截至2016年6月末,神雾环保对乌海神雾应收账款余额为6000万元,占应收账款期末总金额的4。96%。

  第二大客户新疆胜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也与神雾环保存在关联。

  与此同时,神雾节能的2016年关联交易收入也达到总营收的21。01%,不过其承诺,2017年关联销售占比不超25%。

  “在项目推广初期,的确需要集团公司通过一些投入,比如垫资或者共同投资来吸引客户,如果你的技术你自己都不相信,怎么说服人家呢?”上述私募公司老总称。

  1月5日,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张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煤为燃料延伸的新型煤化工项目很多,关键竞争优势在于技术、资金和原料成本等几方面。

  “在西北和华北地区,有很多新型煤化工项目,不过其对水资源利用的要求和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比较大,所以这两年企业的准入门槛提高了不少,对其资金实力要求较高,很多项目投入都是几十亿元级别的,技术也要到位,如何让煤经过一系列的反应,一环扣一环,最终成为终端产品”,她提到。

相关文章